亚历山大·杜金—生命中最重要的文章(姜尚荣译)

俄罗斯的频道中正在转发杜金一篇有力文章,同时我们也相信这将是长远影响俄罗斯状况的一篇强文。被誉为“Alexander Gelevich Dugin写了他生命中最主要和最重要的文章。如果每个人都读它,那么我们将胜利得更快”


还说 “阅读后,很清楚的明白为什么西方迫切想要摧毁杜金,为什么领导层中的灰色自由主义者多年来一直在为肮脏的信息运动付钱,以诋毁我们这个时代的天才!


也许是时候把这个伟大的哲学家放在俄罗斯国家的体系中了? 我们需要胜利吗? 还是一切照旧?”


因此特意翻译了与大家分享。敬请尊重我们的劳动,转发请注明出处。https://t.me/JShangrong


开始


——亚历山大·杜金的主要文章(姜尚荣译)


在过去的几天里,乌克兰的力量平衡发生了重大变化。这需要整体考虑。


基辅的反击在赫尔松地区总体上是失败的,但在哈尔科夫地区却是成功的。也正是哈尔科夫地区局势和联军被迫撤退才成了转折点。如果我们现在抛开爱国者的心理影响和自然体验,应该记录下,在特别军事行动的整个历史中,我们已经走上了没有回头的路。


现在每个人都建议采取非常措施来扭转局面,其中一些建议是相当合理的。我们觉不以任何方式假装独辟蹊径,但我们只会尝试总结最基本的观点和建议,并将其置于全球地缘政治背景中。


第三次世界大战


我们正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边缘,西方正执着地推动我们。这不再是某种恐惧或期待,而已是事实。俄罗斯与西方集体、北约及其盟国交战(尽管不是全部——土耳其和希腊有自己的立场,还有一些欧洲国家,主要是法国和意大利,但不仅如此,他们不想积极参与在与俄罗斯的战争中)。然而,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威胁正在逼近。


是否会使用核武器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核世界末日的可能性每天都在增加。很明显,许多美国军事领导人(比如最近的驻欧美军前司令本·霍奇斯)公开宣称,即使我们完全撤出前者的领土,西方也不会满足于乌克兰,他们将在我们的土地上终结我们,坚持“无条件投降”(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去帝国化”(本·霍奇斯)、肢解俄罗斯。


1991年,西方对苏联的解体和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投降感到满意,主要是在西方策划人的领导下采用西方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和经济。今天,对于西方来说,红线是极其主权性俄罗斯的存在——即使这只是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体现。


乌克兰武装力量在哈尔科夫地区的反攻,是西方对俄罗斯的直接打击。众所周知,这次攻势是由美国和北约的军事指挥部组织、准备和装备的,并在他们的直接监督下进行。这不仅是北约军事装备的使用,也是西方军事太空情报、雇佣军和教官的直接参与。在西方眼中,这是“终结我们”的开始。既然我们已经放弃在哈尔科夫州我控领土的防御,那么我们就有会被进一步击败的可能。这不是基辅反攻的一次不小的成功,这是北约部队德朗纳赫·奥斯滕的第一次实实在在的成功。


当然,我们可以尝试将其归咎于暂时的“技术困难”,将情况的本质分析推迟到以后。但这只会延迟既成事实的实现,从而也只会削弱和消沉我们自己。


因此,值得冷峻地承认:西方已经向我们宣战,并且正在向我们宣战。我们没有选择这场战争,我们不想要它。 1941年,我们也不想和纳粹德国开战,直到最后一刻都拒绝相信它。但在目前的形势下,当它事实上对我们发动攻击时,这并不具有决定性意义。现在重要的是赢得它,捍卫俄罗斯的生存权。


特别军事行动的结束


特别军事行动作为解放顿巴斯和新俄罗斯一些领土的有限行动已经完成。它逐渐发展为与西方的全面战争,事实上,恐怖主义的纳粹基辅政权本身只是起到了辅助作用。试图围攻它并解放乌克兰纳粹控制的新俄罗斯的一些领土,同时保持世界上现有的地缘政治力量平衡不变,好像行动技术上不成功,并假装我们只是在继续特别军事行动 - 在公众关注外围的某个地方 - 如此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违背我们的意愿地,我们正处于战争状态,这关乎俄罗斯的每个公民:我们每个人都在敌人、恐怖分子、狙击手、破坏突击队的枪口下。


与此同时,情况是这样的,尽管有所有的愿望,不可能将一切恢复到初始状态 - 直到 2022 年 2 月 24 日。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逆转的,我们甚至不应该害怕我们的任何让步或妥协。敌人只会接受我们的完全投降、臣服、被肢解、被占领。所以我们已是别无选择。


特别军事行动的终结意味着现代俄罗斯的整个政治和社会体系需要在政治、经济、文化和信息领域进行深刻变革——将国家转变为军事基础。特别军事行动可能仍然很重要,但不是俄罗斯公共生活的唯一内容。与西方的战争已然高于一切。


意识形态阵线


俄罗斯发现自己处于意识形态战争的状态。西方全球化所倡导的价值观——LGBT、变态合法化、毒品、人与机器的融合、不受控制的移民过程中的完全混合等等——与其军事政治霸权和单极体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西方自由主义与美国和北约在全球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主导地位是其中之一。与西方作战并接受(就算是部分地)它的价值观,它以此名义与我们发动战争,一场毁灭性的战争,这简直荒谬至极。


我们自己成熟的意识形态不仅对我们今天“有用”。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会输。西方将继续从外部攻击我们,用武装和训练有素的乌克兰纳粹分子的手,从内部——用仍然是自由派的第五纵队的手,巧妙地腐蚀年轻一代的意识和灵魂。如果没有会清楚地定义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的我们自己的意识形态,那我们会发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无能为力。


应立即笼统地陈述我们的意识形态,其本质应是完全和直接拒绝西方的意识形态、全球主义和极权主义、自由主义及其所有工具亚种——包括新纳粹主义、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


动员


动员是不可避免的。战争关系到所有人和每一个人。然而,动员并不意味着强制征召入伍。这可以通过必要的福利和国家支持来避免——例如,通过形成成熟的志愿者运动。


我们应该寄希望于退伍军人,寄希望于对新俄罗斯士兵的特别支持。俄罗斯在国外也有支持者,尽管可能不多。我们必须毫不犹豫地从东西方国家的诚实人士中组建反纳粹、反全球化国际大队。


但最重要的是,不应低估俄罗斯人。我们是英雄人民。在我们光荣的历史上,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可怕的敌人我们战胜了不止一次或两次。而这一次我们依然会赢,只要这一次对西方的战争中人民起来的话。我们能赢的恰恰是人民战争——唤醒一个大国参与的战争!


动员涉及信息政策的彻底改变。和平时期的规范(实际上是盲目复制西方娱乐节目和策略,只会腐蚀社会)必须废除。电视和一般媒体应该成为战时动员的爱国工具。所有的音乐会都是为了前方,后方的人也是为了前方。这已经逐渐开始,但到目前为止,它只影响了一小部分渠道。它应该无处不在!


文化、信息、教育、启蒙、政治、社会领域——一切都必须一致地为战争,即为胜利而工作。